站内搜索

« 学思行苑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党务公开 > 学思行苑
扑向真理之火的飞蛾 张修成
发布时间:2016-9-7 5:30:06        点击量:

扑向真理之火的飞蛾

          ——读《农民知己邓子恢》

党史研究室张修成

 

生长在农村,身心流淌着黄土地的血液,这种天然的联系、无形的脐带难以割断。也因此,虽离开家乡多年,仍对农村情有独钟。

在老一辈新中国缔造者中,有三位响当当的邓姓大人物,其中之一就是曾任职中央农村工作部部长、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子恢同志。我一直对他心怀敬意。《农民知己邓子恢》这本书,加深了我对邓老的了解。

历史是复杂的,历史人物多有其历史局限性,而能突破这种局限的,更能显示其宽广胸怀和深邃眼光。邓老,这位上世纪50年代初农村工作的“统帅”,就是一个不惧重压、敢于坚持真理的硬骨头。

邓老是真正懂得中国农民问题的行家里手。他在几十年的革命生涯中从来没有离开过农民,从未间断过思考农民问题,他懂得农民的痛苦在哪里,期待是什么。50年代,他反复强调,解决农民问题,制定农村政策,一定不要忘记中国是人多地少、贫穷落后、商品经济很不发达、以小农经济为主体的国家。不从这一基本国情出发,是一定要碰钉子的。搞农业集体化、机械化、现代化,都要重视这一现实,谨慎从事,不可急躁冒进。

在人民公社化的“高潮”中,他强调要发挥集体和个体两个积极性,反对“大呼隆”的生产方式和“大锅饭”的分配制度。在三年困难时期,他大声疾呼要为农民填饱肚子着想,要充分尊重农民自发兴起的“责任田”、“包产到户”等创举。作为最早倡导农业生产责任制的先驱,他的心始终同农民休戚与共。

邓老是敢于向一切权威挑战的硬骨头。1955年7月31日,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在北京召开,毛泽东对邓子恢等人的所谓“右倾错误”作了严厉批评:“在全国农村中,新的社会主义群众运动的高潮就要到来。我们的某些同志却像一个小脚女人,东摇西摆地在那里走路,老是埋怨旁人说:走快了,走快了。过多的评头品足,不适当的埋怨,无穷的忧虑,数不尽的清规和戒律,以为这是指导农村中社会主义群众运动的正确方针。”

自留地制度,是邓老在1953年提出的。1959年的中国农村,在经历了“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的严重创伤以后,农业生产力开始萎缩,农民生活水平也明显下降。在这样的背景下,6月16日,他在中南海向毛泽东坦陈述自留地的必要性,又连夜写成《关于自留地问题给毛主席的一封信》此信后来成为“关系中国五亿农民切身利益的重要文献”。

本来,毛泽东和邓子恢之间一向存在深厚的革命友谊,他们都是对中国三农问题研究深刻的权威。他敬重毛泽东,但是在原则问题上毫不让步,为此他不惜直颜犯上,被错误地讽刺为“小脚女人”,被斥责代表地富利益,走资本主义道路,直至被批判被革职。无论压力多大,他一旦认识到问题的实质,就会像一只扑火的飞蛾,决不会随波逐流,随风摇曳。在中国这样落后的国度建成社会主义,不经过反复争论,不付出沉重代价,不出现反复曲折,是一种天真幼稚的想法。唯其如此,邓子恢顽强地坚持实事求是的品格才更显得难能可贵。

说起邓老,那些接触过他的人们谈起他与农民血浓于水的真情时,依然情不自禁老泪纵横。

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今天,我们尤其应该弘扬邓老敢于秉公直言、坚持真理的宝贵品质。眼下有些干部口头上实事求是的调子唱得老高,但是一碰实际问题,就马上“变脸”转舵,做墙上草,从而失去了共产党人应有的担当精神。党性人格的断裂与党所要求的光明磊落格格不入,这种悲剧影响甚剧并会嬗变为党组织肌体上的痼疾。对比邓老,不应该抛弃唯上唯书唯私而为民请命吗!

   之所以出现有些不尽如人意的现象,根源在于我们宗旨意识淡了,私心杂念多了。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古代官吏尚知“尔奉尔禄,民脂民膏;小民好欺,上天难容”的道理,作为人民的公仆怎能对百姓的疾苦视而不见、充耳不闻?民心不可欺。他们也许一时没有力量打倒你,但有能力怀疑鄙视你,这正如已经坐在地下岩浆奔涌的火山头上。不懂历史的成败得失经验,难以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冲浪,甚至会成为大浪淘沙的渣滓。

    在从严治党的大环境里,在我们党面临“四大考验”“四大危险”的严峻形势下,我们不能再被动坐等外力施压,只有以高度的良心和党性自觉,与人民群众融为一体,倾听他们的呼声,解除他们的困苦,才不辱没一个共产党人的光荣称号,才能真正肩负起历史赋予的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神圣使命。

   读这样一本书,时感惭愧汗颜。在未来的岁月里,我愿像邓老那样,不忘初心,躬身下拜,把双脚扎实地踏进黄土地里,做农民的贴心人,做一颗优化作风的铺路石子。

主办单位:中共威海市委党史研究室 鲁ICP备15012803号-1 技术支持:威海蓝堇网络
地址:威海市纪念路16号2楼  邮箱:sdwhds@163.com

鲁公网安备 37100302000136号